小依

【玩梗】

尋找粉紅龍龍♡

(光頭葛格梗--尋找紅心A)

↓↓↓

猜猜粉紅龍龍在哪裡♡?

在神使大人的黑色丁字褲裡♡


近日來開始練習畫圖,就隨意塗塗隨意畫畫囉
畫圖好難,不過我還是會努力練習的,寫作也是!

【連荒】七月初七

寫雙龍已經寫一年了,不得不說他們兩個真的影響我很多。因為他們,我才能一直突破自己寫作方面的極限,甚至還出了兩本書。今後,也會一直愛他們,繼續寫出專屬於他們兩個的故事♡♡

雖然已經一陣子沒在這個平臺更新,但我其實還是每天有持續不斷在創作的,因為我真的很愛他們兩個。
適逢情人節,就大方的送上滿漢全席吧♡

總而言之,荒和一目連你們兩個趕快去結婚啦!
最愛你們了♡♡♡♡

至於文章,就走外連吧~

[連荒]  寮向日常 文案私設

想說寫連荒也寫了快一年了,正逢情人節
那乾脆把自己的私設給放出來
一直以來,我的小說大部分都是建構在這個世界觀上去創作的
然後有貞操潔癖的抱歉了,我家的設定連跟荒在認識對方的時候都已經不是處子,荒更是沒有千人斬也有百人斬(雖然除了連以外的經驗都很糟)

總之,今後也會一直愛雙龍,一直為他們創作下去
最愛他們兩個了♡♡♡

(跟自家寮有點像又不太一樣的設定)

世界觀:平安京是類似銀魂/死神屍魂界那樣的世界背景,雖然街道的格局與服飾是類似平安時期/大正時期的樣子,但也有瓦斯、水電、網路手機等等現代的科技用品。

式神:跟遊戲不同,陰陽師不會具有重複的式神。陰陽師想要將妖怪或神明納入麾下,需要親自去找對方商量、得到認可後並締結契約,契約終止之時為陰陽師陽壽終盡的那一刻。而一名妖怪/神明只能同一位陰陽師結契。所以與其說是上司跟下屬,陰陽師與式神的關係倒比較像同事或者家人,彼此互助度過每一天。

※地府組的成員不與陰陽師結契,只有在陰陽師們提出協助要求時,閻魔才會派四個鬼使前往陰陽寮幫忙。有時候地府缺錢,鬼使們也會跑去陰陽寮打工賺外快。

主要角色

陰陽師—神樂

八岐大蛇的祭品巫女,源氏分家的長女,源博雅的妹妹。在八岐大蛇之亂結束後,在閻魔和荒的幫助下還魂,終能健康成長。

是個有點健忘又任性的少女,也有點少根筋,常讓荒很頭痛,但認真起來的實力不容小覷,這也是荒、一目連、花鳥卷、御饌津願意一直跟隨她的原因。

神樂寮裡的頂樑柱,來自高天原的月讀命,為神的使者,司掌星辰、明月、命運以及天罰。擅長諭知、讀夢解夢,也擁有神識的能力。

上一世為降生於海邊的神使,名喚為「和」,因含怨而死而墮入妖道,雖回歸高天原,卻成為亦神亦妖的存在。平日裡除了領導寮內其他式神外,也常常被傳喚到京城的皇宮裡處理事情。

由於神使時曾被當成廟///妓很長一段時間,儘管察覺到了自己喜歡一目連,卻認為自己的身體很髒,並不配得到一目連純潔無暇的真情,在一目連追求了很久後才答應對方結為伴侶的請求。然而在同一目連確認關係之後卻一度厭惡自己習慣承////歡的身體,也對性///愛十分懼怕。是一目連一直開導跟帶領,他才學會享受這件事。
(然後就覺醒了掌控欲極強的女王屬性)

一目連

失去信徒而墮妖的風神,在神樂某次進山處理作亂的妖物時路過幫了她一把,兩人結識進而締結契約。他是個溫柔又有耐心的老好人,擅長做飯做家事,寮裡不論男女,大人小孩甚至是小動物都十分喜歡他。

一目連對冷傲的荒一直很關心,即便對方不領情也不曾放棄,荒終究是感受到了他的心意,應允了他結為伴侶的請求。他知道荒的過往,於是用了十二萬分的愛去疼惜對方,一心希望荒能更加依賴他,相信他。

平時喜歡跟荒撒嬌,耍流氓耍任性,荒嘴上說著無理取鬧卻還是會依著他。雖然作為男朋友來說各方面都很完美,但其實是個粉切黑,又是個大醋缸,做愛時幹話也有點多。不過......瑕不掩瑜啦。



【連荒】穀雨立夏

穀雨立夏

陰陽師公布了今天的委派任務出勤式神,而一目連很欣喜地發現今天他的工作是到阿熏的雜貨店裡當一日店員,而與他同行的除了煙煙羅姊弟外,還有他親愛的伴侶荒。

這樣的安排讓一目連開心地抱著他的龍,幾乎要飛上天了,各種意義上的。

要知道,荒在寮裡將御魂、狗糧、覺醒材料等等雜事一手包辦,還得時不時上京城處理宮廷裡的事務,忙得很,因此鄰居和村民的托來的委派任務很少輪到他來做。能夠同荒一起工作,對一目連來說不管這差事多辛苦,他都覺得十分享受。

而與其他委派工作相比,尤其是照顧小屁孩彌助,到阿熏的店裡打臨時工這活簡直輕鬆愉快。老闆娘長的漂亮,個性也溫柔,心情好了也會很慷慨地多給酬勞,甚至贈送店裡的人氣商品或優惠券。寮裡的式神們不論男女幾乎都很喜歡做阿熏的委託,尤其是小姊姊們,工作之餘還能趁機選購特價的化妝品和衣服,可謂一舉數得。

「嘿,荒大人在看些什麼呢?」從陰陽師手中接過雇主的委託書,一目連貼到荒身後,正好瞧見對方正在看雜貨屋的商品目錄:「讓我猜猜……是不是想給輝夜和小金魚帶些小禮物或點心呢?」

「只是隨意翻翻。」荒的手晃了一下,幾秒後便將那分目錄放到桌上:「連呢,你有要買什麼嗎?」

「果真讓我猜到了呀,荒大人可真是溫柔又疼愛孩子。」一目連說道,他將手搭在對方肩上,把兩人間的距離縮短不少:「我啊……大概會買個水果蛋糕吧。」

「蛋糕……她們這幾天已經吃很多甜食了。」荒蹙眉:「再喜歡也要適可而止。」

「嗯?可是那是要給荒大人的呀。」一目連愉快地拋了個媚眼,食指抵在荒的唇上。他知道自家伴侶對甜品的喜好絕對不會輸給那些小姑娘,可是為了讓金魚姬和小輝夜開心,前幾日姑獲鳥帶回來的那個大蛋糕,荒一口也沒捨的吃。

「什……?我又不需要。」

「因為荒大人喜歡呀。」在平靜的說出這句話時,一目連如自己預期般的看到荒的臉頰瞬間通紅,滿意的笑了出來──他承認這有些惡趣味,可是荒害羞又無措的模樣,真的很可愛。

「哼。」

「在我面前,不需要掩飾自己的喜好。」一目連嘴角上揚:「荒大人疼愛小金魚跟小輝夜,而我……就負責來寵您。」

※※※※※

四五月正值春夏交替,空氣對流旺盛,因此午後常見急促的大雨驟降。

上午時仍是清朗藍天,一過中午便有突至的雨雲鋪天蓋地,這些天氣變化之迅速雖肉眼可辨,但對於專心在室內忙活的他們,並不會特別去注意屋外的狀況。因此在回程時的路途中,待兩人留意到上方早已綿延千里的沉陰,第一滴初生的細雨便已滴落到了一目連的鼻尖上頭。

一目連支起風符結界,拉起還沒反應過來的荒向前奔跑。他熟悉這附近的森林,知道不遠處有個小山洞可以供他們避雨。由於動身的早,當他倆順利躲進擠進山洞的同時,外頭的雨幕也刷地一聲瞬間傾瀉下來。

「還好我們跑得快。」一目連望了望前頭大得幾乎不可能穿透得驟雨,隨口開玩笑道:「雨女小姐大概又在鬥技場上跟小御硬碰硬了。」

「不就是午後雷陣雨嗎。」荒沒去理會一目連的玩笑,只是伸手去摸一目連對方的衣服:「別光只是顧著我,結果反而自己淋濕了。」

「沒事,這點程度不算什麼。」一目連擺擺手:「夏季陣雨的話,應該等個一會就會停了。」

兩人忙了一個上午,暫時休息一會兒也好。他們靠著岩壁,找了一塊相對乾燥的地面席地而坐,落過雨後的空氣輕盈而新,但氣溫也隨之寒涼了不少,縱然現今已是將近酷暑的時節了,但在這般大雨挾風的狀態之下,還是不免讓人感受到幾分冷冽。一目連捂了把方才被雨浸濕的後頸,偏頭去看荒的情況。

「荒大人,您還好嗎?」

「你才是。」荒看著一目連濕淋淋的衣服和頭髮,蹙眉道:「會冷嗎?」

「不會的,就濕濕的不太舒服。」一目連瑟縮了下手腕,還沒來得及把話說完,便被荒給一把捉住了。

「你的手好涼。」他的指尖沿著手腕,磨蹭似的揉回了掌心裡頭:「怎麼可能不冷?」

荒用手心貼覆著一目連後背的一片濡濕,大抵是因為方才跑太急的緣故,兩人路經一處雜草較密的小徑時,一目連沒留意到地面有水坑,一不小心就踩進了水窪裡頭,除了鞋襪報銷之外,衣服下襬也連帶被濺得滿是泥濘。

迎雨吹來的風比想像中的還要寒涼,黏附在皮膚上頭的濕衣被風一吹,更是讓人禁不住直打冷顫的地步,被水弄濕的衣服還是先脫下來擰乾比較好。一目連將溼透的外衣解下放到一邊,很認真得在思考要不要使些妖力來晾乾它。

「你在發什麼呆。」

「我在思考要不要將衣服吹吹。」

「你傻了嗎,在這小山洞裡使風,是嫌外頭得風還不夠大?」

「哈哈……也是……」一目連乾笑幾聲,放棄了這個想法。

「你很冷的話,就先這樣吧。」荒回道,很乾脆地解下了身上得外袍。

「荒……」瞬間被一股溫暖包圍的一目連張了張嘴,只見替他將衣服圍上的荒像是真怕他受涼似的,仔仔細細地將兩側拉攏了包裹掩實:「等等、我真的不要緊的!所以您不用特地把外衣脫下來給我,現在起風了,如果您不穿著的話……」

「我無所謂,倒不如說早上實在太熱了,如今下了點雨還比較涼爽些。」荒拍了拍他的腦袋:「但你不同,身體濕成那樣回去絕對會著涼。我平日已經夠忙了,可不想再多花時間精力來照顧一個感冒的笨蛋。」

「可是──」

「跟你單薄的身板比起來,我的身體好的很,剛剛也沒怎麼淋到雨。」像是明白他接下來對方會說什麼似的,荒順理成章地將一目連的推托給堵了回去。

「哦…哦。」知道荒只是想表現自己的貼心,一目連乾脆地接受了。披著那件紫色和服的他索性黏到荒身上,爾後反握住對方的手。

「還覺得冷嗎?」

「一點也不唷。」一目連笑著搖搖頭:「荒大人的衣服很溫暖,還有一股很好聞的味道呢。」

「嗯,什麼?」荒抬起手臂聞了聞:「沒有啊,什麼味道?」

「怎麼說呢,是一個讓人很舒服很安心的味道,荒大人真的好香。」一目連在荒的頸窩吻了吻:「穿著這件衣服,就像被荒大人抱在懷裡一樣。」

「變態……」荒愣了愣,逕直紅了耳根,他低下頭,伸手摩娑著一目連的臉頰輕嘆。

「嗯,怎麼這樣說呢?」一目連輕笑,湊上去瞧那對紫色的雙眼,心裡油然而生一股難以言喻的欣喜與甘甜。

「我人就在這裡,連。」荒伸手摟過戀人的肩頭:「比起衣服,這樣子更好。」

那是肯定的吧。

「真的更好。」一目連隨著荒的動作順勢貼上去,雙手不安分地探進荒身上的緊身裏衣裡揉捏底下觸感美妙的肌理,灼熱的吐息噴灑在耳際:「為了不讓荒大人也著涼,就來做些能讓我們都暖和的事吧。」

※※※※※

「雨早在兩個小時前就停了,你們兩個為什麼還可以在外面鬼混到現在才回來?」神樂看著眼前兩個晚歸到錯過晚飯時間的傢伙,一臉生無可戀,春天明明已經過了。

「早上真的太累了,避雨的時候不小心就睡過頭了呢。」一目連語氣溫和,隨口胡謅著連輝夜姬也不會相信的鬼話,聽的陰陽師直翻白眼。

「是嗎……」看看明明一身痕跡卻仍舊裝沒事的荒與幸福地穿著男友外套的一目連,神樂決定放棄跟他們講道理:「算了,下次你們自己注意。」

「好的。」

「喔對了,剛剛小金魚拿了這張紙給我。」陰陽師掏出了一張紙條遞給一目連:「她說是要給連連的。」

「那丫頭又想玩什麼小遊戲呢?」自從知道荒跟一目連在一起之後,大抵是吃醋吧,金魚姬時不時會對一目連惡作劇,但也只是無傷大雅的小打小鬧。

接過一看,只見上面用簡筆畫勾出了一把雨傘的形狀,而在傘下的柄兩邊各寫著金魚姬平日給兩人的暱稱,以及人臉的簡筆畫。

  

大個子

混蛋風神

「荒……小金魚的意思是要我在傘外面淋雨嗎?」一目連一臉無奈地將紙條曬出來給大家看。

「嗯,大概是吧。」

在一目連出聲抱怨的同時,他聽見了陰陽師和兩個小姑娘同時發出的爆笑聲,以及荒微不可聞的輕笑。

[借梗]

#連荒
#日常甜砂糖

一目連喜歡陪孩子們玩遊戲,也樂於幫女孩們煮飯跟打理家務。寮裡氣氛和樂融融,大家都很喜歡這個溫柔體貼又容易親近的風神大人。

然而他這麼受歡迎,卻有人不高興了。

而這個人正是一目連的伴侶荒。

這天,一目連正在廚房裡幫姑獲鳥和花鳥卷準備晚餐,路過的荒本只是想停留下看一眼,可是腳步卻停住了。

一目連真的笑的好好看,溫柔的嗓音也很好聽。
可是、可是......那樣的笑容與溫柔,明明只能屬於我!

將情緒公然表現出來很失禮,而且女孩們可能會更害怕他吧?

明明只是點小事,卻還是覺得心裡有點不是滋味,是不是太難看了,還很沒有風度?

終於還是忍不下去,於是荒斟酌了一下,上前打斷了他們的談話。

「抱歉打擾你們,但我有重要事情要跟連說,方便借個人嗎?」荒開口,而花鳥卷看了看兩人,便很識相的拉著姑獲鳥離開了。

「荒大人,怎麼了嗎?」一目連輕聲問道,淺淺的笑容猶如和煦的微風:「您遇上了什麼事,看起來心情不太好呢…...還好吧?」

「對不起,是我的問題。」眼下四周無人,荒一把將一目連按到牆上,在對方驚訝的眼神中狠狠吻上那對柔唇。

「嗯......荒?」
「別對她們那樣子笑......」喘息之間,荒別過頭,耳根子很紅:「我吃醋了......」
「哦~」聞言,一目連只覺得心裡甜滋滋的,他勾起了寵溺的笑,又湊上去親荒好看的眉眼:「吃醋了啊~」
「別笑!」
「才沒有笑。」吻從眼角來到鼻尖,接著是臉頰,最後又停留到荒的唇邊:「我很開心,荒大人這麼在乎我。」

低喃著的甜蜜情話,隱沒在交疊的唇瓣間。

END

【連荒】

荒大人在發呆呢,在想什麼呢?
有心事的話,請好好同我傾訴
因為你,就是我此生的歸宿

場次玩的太累
隔天上班好痛苦呀

辛苦荒醬了,明明是超級直男還陪我拍這樣的作品

總之我超幸福的♡

[新刊]

《風の花嫁》
6/16妖異夢域陰陽師only首賣

希望今後還能夠繼續愛連荒
雙龍愛愛

【連荒】隨筆一篇


跟群組朋友聊天,聊到想挑戰用文言文開雙龍車
於是兩人就合力寫出了一篇連連跟荒醬在樹林裡約會然後靠著樹幹來一發的隨筆
靠著樹幹是親友指定,她說她想看荒醬摳樹皮www

@青柳璃原

※※※※※※※

抬首,一男子迤迤然行來。面若冠玉,眸比星辰,唇似三月桃李。
風月正好,驀然情動,鬱鬱樹下,聲息潮湧。
青絲繳纏,髮鬢蓬鬆。
一汪春情似酒,瀲灩波光朦朧。
神使伏身支腰,良人據後峻膝。
玉柱振而擎舉,溝隙顫懾相合相迎。
或淺抽、或慢送,上下來去,左右揩挃,乍深乍淺,載浮載沉。
急攻入裡連根盡沒,腰臀顛簸而和核欲吞。
深刺淺插之際,不禁一片欲液流澌,潮水滿溢。
聲漸息,目迷離,幾度蝶吻,葉飄零。
肩相依,髮鬢結,執子手,訴衷情。
願與君相知,春遊京城秋楓林;
誓與君相守,夏戲魚鳥冬雪景。
不懼滄海桑田,物換星移,
願歲歲年年,得君相伴,一如此時謐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