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依

本丸日和—日和貳

本丸日和—日和貳

※小依家的本丸設定

※只是想寫寫我家的被被怎麼把到爺爺的(其實是爺爺把被被XDD)

※all三日月要素有,不過沒有人劈腿也沒有NTR的情節

※是んばみか、んばみか、んばみか,很重要講三次XDDDD

※三日月實力撩漢

※老梗我知道但我就是想寫

 

都可以接受就下收吧!

 

※※※※※※

    這是一個,和往常並無不同的早晨。鳥鳴、灑入窗簾的陽光以及廚房那頭傳來的吆喝聲,顯示著一天的開始。儘管前夜喝了些酒,身體有些沉重,但規律的生理時鐘還是讓山姥切國廣準時在七點半左右醒來。

    「唔……」按了按太陽穴,山姥切沒有立刻起身,而是等視線稍微清明些後才準備下床梳洗。望著天花板上的木質花紋,尚未清醒的大腦雜亂無章地整理著思緒,感知敏銳的他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但卻一時又說不出來。

    嗯……池田屋、夜晚、明月、櫻花酒……呃……

    「切國醬,你醒了嗎?」一陣慵懶而帶著磁性的嗓音自背後傳來,伴隨著被褥輕扯的動作,瞬間將神遊中的山姥切國廣給拉回。

    「果然醒了,早安阿~切國醬。今天早上不用出陣,不再陪我一下嗎?」

    「三日月……宗近……你早。」

    噢,找到問題點了,向來住單人房的他,身邊睡了另一個人,還是同床同枕雙方皆不著//片縷的親密狀態。山姥切並沒有宿醉後選擇性失憶的體質,更何況他昨天根本就沒有喝醉。輕喚出對方的名諱,山姥切有些僵硬地轉過身面對現實。

    「欸~好冷淡阿切國醬……明明昨天晚上態度那麼強硬又熱情的。」藍髮的美人眼中帶著笑意,他伸出白皙結實的手臂搭上青年的肩,湊上去在對方胸口呢喃。

    「你就沒有……想對我說什麼嗎?」哽了半天,向來沉默寡言的金髮青年才從口中擠出這麼一句:「這麼逾矩的事情怎麼想都侮辱到你了吧,你不生氣嗎?」

    「侮辱?我不懂,是有什麼需要生氣的地方嗎?如果是指昨晚那件事的話,爺爺我覺得切國醬很棒哦~」三日月偏了偏頭,勾起唇角輕笑,並在對方眉間與臉蛋上印下輕吻。

    「三日月……」被眼前的平安老刀泰然自若的親密舉動給撩得心癢難耐,年輕的付喪神只覺得有什麼東西在腦中爆炸了,喔不只,還有下//體。

   「你這是做什麼?」

   「嘛,不好嗎?一般來說溫存的早晨不都會這樣做,還是說你不喜歡?」

   「抱歉,三日月……」將靠在胸口的人推開,山姥切胡亂地套上內番服,接著拉過那條破破髒髒的白色被被遮住發紅的耳根:「如果你願意的話,我會負責的。但我現在需要冷靜,先失陪!」

    跌跌撞撞地衝出房間拐彎閃入浴室,山姥切國廣開始用冷水洗臉降溫,並想辦法試著將跨//間蓄/勢//待/發的衝動給壓下。

    阿……看這情況自己並不是一廂情願,但名刀與名劍才最為般配吧,我一把仿製品,真的配得上最美的天下五劍嗎?另外,雖然早就有所耳聞,看到三日月熟稔的動作果然還是點不爽,經驗豐富什麼的。

    山姥切國廣,邊將手中白色的濁//液洗淨邊陷入沉思,雖說覺得高興但卻又有些擔心。刃生戀愛經驗為零的他,開始為怎麼將一時衝動而發生一//夜//情的暗戀對象綁在身邊而陷入糾結。

 

※※※※※※

    

    「喔,所以你現在是想跟我炫耀說你不小心睡了最美的天下五劍?嘖嘖嘖果然還是出手了嘛,之前不是還跟我說什麼默默守護就好?果然男人與男人之間的愛都要用做的才能有實感是嗎~」綁著高馬尾的少女毫無氣質地翹著二郎腿半臥在主屋的長型沙發上,對眼前侷促不安的初始刀笑的促狹。

    「不,別鬧了主上,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山姥切揪緊了床單,將頭壓得低低的。

    「阿反正都//睡了,你還希望我說什麼?虧三日月還很親暱地想討好你,你就這樣把床/伴扔在房間這樣對嗎?」

    「可是我們並不是戀人,連手都沒牽過更別說是交往,我……我……」

    「搞什麼阿,不過就是跳過前面和中間的過程直接完成最後的部分而已,有這麼讓人困擾嗎?」審神者既無奈又覺得好笑,她知道自家的初始刀很純情也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但這純情的級別完全在她的意料之外。

    「我只是仿製品,我真的有資格得到三日月嗎?」

    「所以這到底有什麼好顧慮的?」一向沒什麼耐心的審神者將手中的雜誌丟到一邊,她拉起在地上縮成一團的自家近侍,還順便扯掉了那條大概已經兩三個月沒洗的破布,打算一口氣點醒對方

    「你喜歡三日月,三日月也喜歡你,這樣就夠了!只要是兩情相悅,就是最般配的情侶,懂嗎?既然喜歡,就去追,扭扭捏捏算什麼男人?」

    「是……這樣嗎?」

    「阿不然 咧!」揉亂了青年的一頭金髮,審神者墊起腳尖給了對方一個鼓勵式的擁抱:「加油啊被被,拿出揍檢非拿譽時的氣勢來。追到手本姑娘給你和三日月辦一個婚禮,追不到給我去切腹,懂沒!」

    「是!」

    「阿不過你們兩個在那裏眉來眼去已經好幾個月了也不見有什麼動靜,昨天也還好端端的,今天一大早就變成這樣,還真是令我吃驚!」審神者若有所思地道:「果然還是很好奇打開開關的契機是什麼。」

 

※※※※※

被被:三日月我的刀鞘變小了

爺爺:那切國就用我的鞘吧ww

請戳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168812


沒錯還沒完結TBC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