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依

《尺度邊緣七日短打》就算下半身的腦只有1µg,也請顧及對方的底線

尺度邊緣七日短打

※小依家的本丸設定,含有大量私設

※中秋節賀文

※CP:壓切長谷部X燭台切光忠

※※※※※※※※

就算下半身的腦只有1µg,也請顧及對方的底線

 「嗚啊啊啊啊~連假啥洨的都他媽的見鬼去吧!」

    莫約下午五點半左右,眾刀劍男士便聽見他們偉大而可歌可敬的審神者大人如哭喪般的哀號自正廳的木門穿透進來,接著便是一連串動作粗魯至極的拉門、進門、甩門。她隨手將身上工作用的白袍褪下往地板一扔,接著便直接倒在她專屬的沙發上COS史萊姆。

    「主上,請注意您的氣質,還有衣服不要給我亂丟!」正在幫燭台切光忠準備食材的壓切長谷部見狀,額角抽了抽開啟嘴砲模式:「您現在是更年期的大嬸嗎,請有點二十初頭妙齡少女的自覺!」

    「可是真的爆幹鬱悶啊……」審神者在沙發上滾了滾,將自家近侍的被被拉起來蓋到臉上。

    「所以主上您又在抽什麼風,真是一點也不風雅!」雖然已經習以為常,但歌仙仍舊習慣性地對開口閉口髒話黃腔滿天飛的審神者說教幾句。

    「沒事,她的運作正常。」山姥切國廣將整理好的文件堆成一堆,淡淡地開口:「據說是在別人放假的日子卻還要上班,心有不甘在那邊靠北罷了。」

   「嗚嗚嗚還是被被你懂我,不是我討厭上班,但偶爾也想當廢人嘛!」

   「只要是假日,您一直都很廢啊!」長谷部回道。

   「可是我想當個全方位的、極致的廢人啊!」審神者不卑不亢地答,絲毫不覺得自己的發言有失一家之主的威嚴,眼角還偷偷瞄向窩在電視機前的一灘明石國行。

   「嗯,那您還是砍掉重練別當人算了,明石出陣時都還比您認真!」長谷部翻了個白眼。

   「不過往好處想,您中秋節還是有假的~」燭台切光忠自廚房探出頭:「得不到的就別想了,我們大家都很期待和您一同共度佳節呢!」

   「啊啊啊沒錯,就算假期少一天,今晚我還是可以和大家一起玩個通霄!」審神者打起精神:「欸嘿嘿,要不醉不散啊,咪醬等會再同我去趟萬屋補補貨!」

   「好的,正好短刀們想要的煙花與仙女棒還沒有買,酒跟水果也要多準備些才夠呢!」

 

※※※※※※※※

 

    既然是晚宴,當然要用力地玩、拋開平日的嚴謹同眾人共襄盛舉。除了烤肉、放煙火、吃月餅柚子,自是少不了各式各樣的多人遊戲。從最基本的卡拉OK、麻將、卡片桌遊到互動式的團隊遊戲,無所不試,無所不玩,好不歡樂。

     不過審神者與一眾同袍的下限顯然完全超乎了助理壓切長谷部的想像,三四個小時下來,大家的行為開始脫序。普通的銃康遊戲,罰酒罰做內番賭賭小判也就罷了,遊戲規則是連內褲都不放過的脫衣大老二是不是就有些太過了?

 

    「我啊,開場先來三一對。」梅花三在鶴丸國永手中,他乾脆直接扔下一副對子。接下來順位下去、5一對、8一對、J一對。

    「這局我過。」出牌者又回到鶴丸,他看看手中組好的牌,搖搖頭表示不想拆。

    「那在下也過。」一期喊道。

    「PASS、PASS!」三日月跟光忠也擺手表示跳過,於是鶴丸國永勾起嘴角開始丟牌組。

    「33777,七胡」

    「好啊鶴丸殿下,55999,九胡!」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爺爺我該認真起來了~」三日月宗近優雅又從容地端起手邊的酒杯一飲而盡,然後將特意分開的牌組丟出:「JJKKK,十三胡!不管是刀還是數字,都是越大越好,對吧~」

    連續性地放特殊牌組無疑讓現場氣氛整個燃了起來,可是在連續三人都扔出葫蘆後, 除了三日月以外其他人都露出了=口=#的表情。臥槽這是神馬狀況啊,洗牌的未免也太厲害了! 

   「扯欸這有作牌吧,剛剛誰洗誰發的!」在旁觀戰的亂藤四郎忍不住嚷道。

   「的確,有這種機率實在是很強大啊!」藥研藤四郎推了推眼鏡。

   「怎麼可能作牌呢?牌是我洗的,切牌是一期,發牌的是主上呀!」純白色的太刀大笑:「生活就是要充滿驚嚇才有趣嘛~」

   「不過因為這樣,我大概要輸了呢……」光忠苦笑道:「這輪我的運氣並不好。」

   多虧了其他三人,光忠手上的全是散牌,根本沒辦法出呀!除了零星的對子,葫蘆、順子都沒辦法組。

   「哈哈哈哈沒人壓得過對吧~那爺爺我出囉!」

    三日月宗近很好心地出了一張梅花四,讓戰況回歸土法煉鋼。就這樣來來去去三四個回和,鶴丸喊了拉,在光忠也出完後,幸運地讓鶴丸將手中的方塊衣給丟了出去。

   「哎呀,我贏了!順位給一期,他也剩一張牌。最輸的果然是光坊啊!」

   「不意外,當我翻牌時就有預感了。」願賭服輸,光忠乾脆地將內番服的運動外套脫去,露出結實的臂膀與飽滿的胸肌:「既然輸了,就要輸的帥氣一點!」

   「不愧是光坊,這身材練的真不錯,我敬你一杯!」

    鶴丸嘻嘻哈哈地湊上前給損友灌酒,而滿眼星星的審神者則是貼過去開始對光忠動手動腳。

   「咪醬你的奶好棒,肌突的好性感!」無視一旁臉色越來越黑的長谷部,審神者變本加厲地加上言語性騷擾:「這大小,沒有E也有D啊!要不我送你幾套蕾絲內衣?歐歐歐這屁股也好結實!咪醬你這可是最標準的安產型呀!」

   「主上,您這樣讓我很困擾……」光忠瞄向自家戀人,含蓄地推拒。

   「好吧……」知道再繼續下去她的貼身助理恐怕就要裁決她了,雖然愛玩但還是懂得拿捏分寸的審神者感到有些可惜地撇撇嘴。

    口口聲聲說著主命至上,但懲處起審神者卻比其他人都要嚴格,對戀人的獨佔欲又強的要命。審神者在內心哀嘆,卻又莫可奈何。

   「那我們接著下一輪吧,感覺真是越來越有趣了!」

 

   「JQK12,我相信沒人可以壓得過,再來10一對,最後4一張!」一期一振一氣呵成地出了數字排列最大的順子、一副對子、然後丟出黑桃四:「順位是鶴丸殿下。」

   「哦哦,這次最輸的是誰呢,請大方一點吧!」鶴丸國永丟出手中的最後一張牌。

   「喔幹,你們兩個到底是怎樣,默契幾乎好的無攻不剋呀!」獅子王哀嚎著脫下他的黑色褲子。

   「那……還有誰想挑戰我跟鶴丸殿下呢?」藍髮的太刀溫和的開口,但渾身散發出的氣場卻讓人充滿了壓迫感。

    連續幾場玩下來後,四周開始堆積起在座玩家們的衣物。不過鶴丸國永跟一期一振兩人搭起來的契合度著實讓對手們無從招架,就算分開坐也是一樣。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幾乎能讓對方免於最輸的命運,彷彿他們互相知道手中都持有什麼花色的牌。光忠跟三日月不久前就因為脫到剩內衣褲而中場休息,而新加進來湊熱鬧的獅子王、鯰尾、和泉守也難逃衣服一件一件脫下的命運。

   「好歹我們也一起生活了三百多年,如果還讀不懂一期在想什麼,那作為戀人也太失格了。」

   「所以我從不跟他們玩遊戲。」鶯丸接過平野端過來的茶:「太累了。」

   「是阿,撲克牌、麻將、UNO之類的桌遊,只要有一期哥跟鶴丸先生,就幾乎不用肖想自己能贏的多漂亮。」平野也應道。

   「好哦,那這是個好現象。」審神者若有所思地道:「那這樣我得讓鶴丸加緊練級了,希望你們的默契之後可以運用在出陣上。」

   「呵呵,那還請加油啊鶴丸殿下,我等著你。」

   「那我們換玩別的遊戲吧,一直贏不是也很沒意思嘛!」審神者掏出一疊摺好的紙片與簽桶:「Battle、真心話大冒險、國王遊戲,大家比較想玩哪個呢?先說好要全程錄影唷!」

   「當然是都要玩啊!」亂藤四郎興奮地喊道,而身邊的弟弟們也跟著應和。

   「主上,說好玩通宵的,就全部玩不好嗎?」

   「當然沒問題,看你們這麼熱情,我也迫不及待了啊!」

  

   「長谷部,你不參加嗎?」藥研看向身邊從頭到尾都只是觀看的打刀,打趣地道:「一直喝酒,很容易醉的喔!」

   「沒事,你也知道我不擅長應付這類型的活動。」長谷部擺擺手,雖然仍是那副不苟言笑的表情,眉眼間的稜角相較於平常是柔和了很多:「我看著他們玩,就很夠了,總得留有幾個清醒的傢伙善後。」

   「哈,你確定你現在是清醒的嗎?」藥研輕笑。

   「至少現在還能跟你好好對話。」

    啊,果然還是有些喝醉了吧,耳根附近有些紅,講話的口氣也不似平日那般銳利。作為共事許久的同事兼老戰友,藥研也沒打算再調侃什麼,便起身打算加入兄弟們的行列。而就在此時,本應在人群中的燭台切光忠卻朝他們這邊走了過來。

   「唷,燭台切,我還以為你在陪大俱利?」

   「小伽羅不甘不願地被鶴丸先生拖下水了。」光忠苦笑:「而且比起小伽羅,這裡有個倔強的傢伙更需要我?」

   「我什麼時候說過需要你了?」長谷部聞言挑了挑眉。

   「是我選擇要來找你的,如此佳節,我怎麼可能將長谷部君晾在一邊呢?」

   「哈哈哈,那我就不在打擾兩位了,祝有個美好的夜晚。」

接下來請走↓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259840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