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依

【少年鬼使的煩惱】下(之二)

【少年鬼使的煩惱】下(之二)


(接上文)


       接下來的日子,黑童子在工作之餘的空檔,就是在一旁觀察這名人類少女。佐藤千雪自從他來到這裡之後,氣色好上很多,整個人也精神起來。要不是人之生死聽天由命,黑童子認為她搞不好就會因此而康復也說不定。

    多了個可以說話的對象,佐藤千雪恢復了病前那大方活潑的性子,儘管身體還是虛,光是在府邸裡繞繞就會頭暈,她卻願意多多四處走動。雖終究是被困在方寸之地,但能沐浴些暖陽總比老待在屋內好。

   「這座園林裡,栽滿了許多不同品種的櫻花,有吉野、染井、八重……好多好多。花型、顏色、香氣,琳瑯滿目,讓人眼花撩亂。」少女拉下一條花樹枝幹,輕撫上面的蓓蕾:「我啊……最喜歡櫻花了,不管怎樣都看不夠。但大夫說我活不到今年花季……明明看起來下周就能開花了說……」

   「很……可惜?」聽著少女絮絮叨叨,黑童子也不嫌煩。他不擅言語,卻很擅長傾聽,對方說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他可是都很認真地聽進去了。

   「對阿,很遺憾……」千雪扶著枝幹小心翼翼地採下石階:「我看不到,黑童子也看不到。」

   「……」言至此處,黑童子不禁想起長在忘川河兩岸的櫻樹,不知道地府的櫻花開了沒。搞不好能在送千雪入輪迴之前,讓她再賞一次櫻。

   「總能……有機會的?」

   「機會?哈哈哈……」少女自嘲般地苦笑:「我的身體我自己最清楚,怕是要等到來生了呢。」

   

    今夜,月明星稀,魄色皎潔。黑童子在城邊的結界巡視一圈,清掉幾隻不知名的下等妖怪。感受到山邊的不祥之氣明顯減弱了不少,估摸著這群惡鬼是被肅清了七七八八,乾脆明日清晨直接殺去牠們的老巢將之一舉處理掉。

    回到府邸,千雪偷偷為黑童子留了一份晚膳。雖說有些不好意思,但終究是對方的一片好意,黑童子倒也沒有拒絕,只是默默想著,在所剩不多的三十幾小時,還可以為她做些什麼。

    晚飯過後,千雪雅興一起,便相邀黑童子一同賞月。千雪住的廂房外,便是她的私人庭園。傳統和式造景,小型池塘配上亭臺樓閣,池邊則為枯山水與整片的竹林。竹瓢隨著流水一下一下有規律地在池面輕點,帶出陣陣漣漪,而空氣中則因為盛放的桔梗而飄漫著一股淡淡甜甜的幽香。整體來說,這裡雖簡單卻不失大方,這也是為什麼黑童子當時會選擇在這裡當作他暫時的落角處。

   「感謝你這兩天以來不嫌棄的陪伴,趁著今夜夜色晴朗,可以的話,我來好好報答你吧。」

    千雪拿出私藏的茶具,煮了壺水開始沏茶。難得她這邊有客人來光顧,她要用她此生所學的禮數來招待眼前的少年。

    上好的蓬萊高山茶,就要配上溫潤的泉水以及紅胚土燒成的壺,才能將其精華醞釀而出。而水溫與沖泡時機,是極需拿捏火候以及技巧的。千雪貴為城主的掌上明珠,自幼便需修習茶道花藝等各項才能。因此,替客人泡上一壺好茶,她可是相當地有自信。

   「煩勞妳了……」

   「才不會呢,該道謝的難道不是我嗎?」千雪將澄黃的茶水倒進茶碗,遞給黑童子,濃郁的茶香給人一種放鬆精神的魔力。

   「這個……很特別……」淺嚐了一小口,黑童子嘗到了苦澀及緊接而來的回甘,口感和他以前喝過的日本茶很不一樣。

   「當然,這可是大明的舶來品呢。天朝人喜茶,自有一套烘培茶葉的技術,特別能留住這茶葉的精髓。」

   「恩,明白……」

    黑童子盯著浮在茶碗中間的茶梗,忍不住又深吸了一口那醉人的茶香。甘甜在他的味蕾上輾轉,隨著滑入口中的茶水一層又一層地疊加,帶出了難以言喻的美好滋味。黑童子覺得他有些愛上中國茶了,中國茶在精緻的茶館也有,下次若能和白童子一起到人間工作,他希望白童子也能嘗一嘗。

   「哪~黑童子生的如此英俊,有沒有漂亮的女孩為妳傾心呢?」

    少女放下茶具,眼帶笑意地詢問著眼前的少年。她不久前才剛行完笄禮,和一般女孩一樣憧憬浪漫的情愛之事,不過她此生是對戀愛與婚禮這些事無緣了,所以她才更熱衷於這類的話題。就算知道黑童子大多只是沉默地聽她說話,偶爾回上一兩句,但她依然樂此不疲。

    「女孩……沒有?」沒有被漂亮的女孩子告白過,但倒是有個漂亮的男孩子天天抱著他,對他說喜歡呢。

    「咦~那黑童子有喜歡的人嗎?」千雪有些訝異,不依不饒地追問道。

    「喜歡的人……有……」黑童子輕輕地頷首,對白童子的感情,他絕不會否認自己的心意。

    「真好奇黑童子的意中人長什麼樣子,肯定很好看呢,這樣看上去才登對阿。不過想也知道不可能看到。」少女抿嘴輕笑。

    「……」他的確長得很漂亮,而不久之後,妳就會看到他。

    「我啊,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當個新娘。穿著白無垢,與我命定的如意郎君共結連理,然後一輩子相守到老。」

   「一輩子,相守……」黑童子琢磨著千雪的話,喃喃地重複了幾個關鍵字。他有些感慨,這世間的不公平。明明看似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心願,卻到死都無望完成嗎?

   「是阿。所以……黑童子要好好跟心悅的人,相守到老喔!」

 

    隔天清晨,佐藤千雪舊病復發,不但喀血不止還發起了高燒。早晨來給小姐送膳的俾女趕緊找來了大夫,但把了半天脈,醫生仍是搖頭表示此病已入膏肓,再怎樣努力也撐不過今晚的子時。開了些安神的湯藥給千雪服下,以病人需要安靜為由驅散了忙亂的眾人,只留下乳母與一名女俾從旁照料。

    黑童子自妖物的巢穴歸來,殘黨比想像中還要多上一些,因此多花了一刻鐘來處理這些禍害人間的魔物。要回府邸之前,黑童子化形走進了一間飾品店,他想買個東西送給千雪,當作這幾天以來的答謝;當然,也精挑細選了要送給白童子的禮物。

   來到千雪的廂房,女主人並沒有出來迎接他,而是躺在臥室內昏迷不醒,時不時因噩夢以及發燒的熱度而發出幾聲痛苦的夢囈。房門鎖著,而區區一道牆也擋不住身為鬼使的黑童子。但黑童子並沒有進去,只是在窗口看了幾眼。驀地,有個靈感在腦海中乍現,他沒有踟躕,急急前往安倍晴明的陰陽寮。

    不知怎地,他現在,非常想要搞事。

   「小小黑,大半夜急著把我找來,只是想要幫一個萍水相逢的女孩完成心願?」
    櫻花妖面對滿園子含苞待放的櫻樹,有些無奈地揉揉少年的髮。方才這少年如火如荼地趕來,話也沒法好好講清楚,只是雙手合十地喃喃請求著幫忙,還以為遇到了什麼嚴重的急事呢。
   「可……可以嗎……」黑童子侷促不安地低語道。
   「看在你很可愛的份上,就幫你吧~把花期提前兩天這種小事,不難的。」
櫻花妖輕甩振袖裙襬翩翩起舞,朱唇輕啟低聲詠唱。

山風櫻林過,落花舞紛紛;
此意何能解,只道癡貪嗔。

 

    亥時,原本沉靜的房間被一陣劇烈的咳嗽聲打斷,接著房內傳來俾女與乳母手忙腳亂地呼喊與低泣。

    子時,佐藤千雪停止呼吸,經大夫把脈診斷確定回天乏術。

    丑時,千雪公主陽壽已盡,得年15歲,在病榻上過完短暫的一生。

    

    魂魄與肉體分離需要一段時間,黑童子等了莫約一刻鐘才進入房間準備招魂。此時千雪的臥室已被家人布置成簡易的靈堂,少女的魂魄坐在自己的遺體旁邊,兩眼無神地盯著刷白的天花板。

   「千雪小姐,時候已到……」黑童子手持著他的武器,倚牆輕聲叫喚。

   「黑童子……你來了?」千雪聞聲轉過頭,旋即便驚愕的輕呼:「不對阿,我已經死了,你能……看得到我?」

   「恩……我來,帶你走……」

   「帶我……走?」少女再一次仔細地端詳著眼前的少年。

    黑童子一身黑衣打扮,手執巨鐮。千雪突然想起了年幼時父母跟她講的一些神話傳說,這才恍然大悟,黑童子壓根不是什麼官人的陪侍,而是來自冥界的鬼差阿。他突然出現在自己的庭院裡,是為了等著要引渡她的靈魂;而自己能看見他,是因為自己的壽命已陰盛陽衰;而黑童子口中說的留三天,是因為三天之後便是她的大限之日。

    「先......跟我來......」沒有急著進行招魂儀式,黑童子只是拽著千雪的手,將不明所以的她帶到庭園。
   「這......不是做夢吧?」少女揉揉眼睛,不敢置信地瞪著眼前的滿庭芬芳,但竄入鼻息的幽香,卻證明著這些花兒欣欣向榮的生命力。明明......明明到昨天為止它們都還只是花苞啊。
   「櫻花,很美.....」
   「真的,很謝謝你,黑童子。」少女笑著,落下了兩行清淚。

   「走吧……是時候了。」黑童子重複道。

   「好。」

    沒有猶豫,佐藤千雪乖乖跟著來接應她的鬼使踏上歸途。希望來生,可以完成這輩子沒法奢望的遺憾。

 

※※※※※

 

忘川彼岸─

 

   「小姑娘,祝你未來能投胎到大戶人家~」孟婆攪著湯鍋,給千雪遞上一碗孟婆湯,並送上誠心的祝福。

   「阿……大戶人家就算了,我只求有健康的身體,然後……嫁個如意郎君,生兒育女……」

    千雪苦笑,身為會津的公主,還有什麼榮華富貴沒享過的?但那又如何呢,沒有福命的她依舊早早帶著遺憾投入下個輪迴。望著在不遠處親暱地和搭檔黏在一起的黑童子,少女嘆口氣,果然很羨慕黑童子有個人陪阿。那個身著白衣手拿招魂幡的的黑髮鬼使,就是黑童子口中的那個喜歡的人了吧。

   「那就祝小姑娘來生長命百歲?」孟婆從善如流地應和著。

   「那個……千雪小姐……等……」

    就在千雪端起碗之際,黑童子出聲叫住了她。在少女疑惑的目光下,黑童子拿出一支髮簪,別到了對方挽在側腦的髮髻上。

   「禮物……這幾天……謝謝……」白髮少年有些生硬地道。

   「嗯,也很謝謝你,黑童子。祝你幸福。」千雪笑著,仰頭將手中的湯一口氣喝乾,接著便邁開腳步和其他亡魂一起踏入了忘川河。

   「這樣工作就完成了呢黑童子。」白童子悄悄地握緊了搭檔的手,十指交扣。

   「嗯……」

   「哦~哦~」在一旁全程看戲的孟婆忍不住打趣地調侃:「自己去了人間一趟,結果學會了撩妹阿小小黑,就不怕小小白吃醋?」

    送走千雪,黑童子對孟婆的調笑也不甚在意。他現在,只想和白童子獨處,他想……好好抱抱他。

  

                                                                                        TBC

评论(1)

热度(31)